中文 ENGLISH 企業郵箱

移動互聯布局4G時代

作者:赵沛楠 日期:2013-1-14 15:16:00

  2012年12月18日,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公司(以下簡稱中國移動)深圳、香港之間4G漫遊測試成功,同時宣布在深圳建成TD-LTE擴大規模實驗網,通信行業期待已久的4G時代正呼之欲出。
  據記者了解,中國移動2013年 TD-LTE擴大試驗網城市將在100個基礎上繼續增加,部署基站約30萬-40萬個,超過原計劃20萬個的規模。以中國移動在TD-SCDMA 3G 基站約33萬個對比,其TD-LTE 4G部署將達到商用規模。
  早在2012年年中,工信部部長苗圩就曾在互聯網大會致辭中表示,“工信部已決定將于1年左右的時間後發放TD-LTE牌照”,但具體在2013年還是2014年,苗圩稱“還未確定”,他同時表示,“最近我們在研究,帶動下一輪經濟增長的消費主要是什麽?我們認爲是網絡信息的應用和消費,很有可能成爲新一輪拉動經濟的熱點”。
  距上述表態後不久,工信部又決定將2.6GHz頻段(2500-2690MHz),共計190MHz的頻率全部交付TDD方式進行劃分。2.6GHz D頻段是國際上最廣泛使用的LTE頻段,工信部對TD頻段的明確劃分也使參與中國TD-LTE建設的全球電信設備廠商吃了一顆“定心丸”。
  業內預計,TD-LTE在國內的商業化只剩下“臨門一腳”的牌照問題。預計工信部會在2013年底左右正式發放4G牌照,正好距3G牌照發放時滿5年。據中國移動相關負責人向《中國投資》的書面回複中透露,2013年上半年,預計中國移動會推出成熟的TD-LTE終端,預計2013年全年至少有10款以上中低端TD智能芯片上市。
  這一逾萬億規模的龐大市場,將在未來1年時間內,以准入牌照的發放,決定利益各方的命運。上一輪電信重組形成的運營商微妙競爭格局或將因此改變。而在全球電信投資市場衰退的大背景下,未來30年中國主導的TD-LTE産業鏈或將成爲最大的受益者。
  4G更速度
  談及4G網絡,最大的疑問在于它與在國內推廣不到5年的3G網絡相比有何優勢?
  首先,從速度的角度來講,4G的傳輸速率比3G高10倍左右。3G是以2W爲基准的速度,4G是100W。對于4G將給人們帶來的好處不只是速度快,運營成本比3G低得多,技術比3G先進,效率很高,帶寬比3G寬很多。
  4G是一場技術的革命。在試驗中顯示,幾百兆的視頻文件以前下載要一天的時間,而通過4G網絡僅需兩三分鍾即可。隨著人們對視聽享受的要求愈發嚴格,高清視頻的下載觀看也成爲網民的最愛,但龐大的文件與現在網絡帶寬極不匹配,那麽4G時代的到來正好解決了這個問題。幾十個G的文件以前要下載幾天,而通過4G網絡只要一兩個小時即可完成。
  其次,從資費角度來講,4G將更便宜。據研究人員表示,在建設4G通信網絡系統時,通信營運商們會考慮直接在3G通信網絡的基礎設施之上,采用逐步引入的方法,這樣就能夠有效地降低運行者和用戶的費用。
  4G通信引入了許多尖端的通信技術,因此相對部署起來較爲容易和迅速。並且業內人士稱,4G網絡在引入初期會在考慮各種成本的同時比3G價格稍貴,吸引高端用戶,但是隨著用戶數量增多和拓撲網絡的擴大,資費會有所下降,將比現在3G資費便宜得多。
  同時,4G的應用之廣不僅僅局限于個體用戶。對于信息化領域的應用,4G將爲其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4G的高速可以讓雲計算、大數據等領域更加凸顯出優勢。4G時代的到來,就意味著高速信息化時代的到來。
  選擇TD-LTE
  2010年10月,由我國提交的、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TD-LTE技術被列入全球第四代移動通信標准(4G)草案。
  事實上,受困于産業鏈薄弱,中國移動投入大量精力建設的TD-SCDMA(自主3G標准)在市場競爭中處于下風,2G時代一枝獨秀風光難再。2012年上半年,中國移動淨增3G用戶1586萬戶,中國聯通淨增1751萬戶,中國電信亦淨增1467萬戶。中國移動現有的1.75億3G用戶中,3G用戶占比僅爲38%。而在2G時代,移動的市場占有率在7成以上,某些地市甚至達到近9成。
  因此,中國移動對4G問題尤爲積極。在國內,中國移動已經啓動了上海、杭州、南京、廣州、深圳、廈門6城市TD-LTE規模技術試驗網建設,2012年又新增北京、天津、青島和沈陽4個試驗城市。中國移動預計到2012年底,將建設超過2萬個TD-LTE基站,覆蓋1億用戶,並計劃在深圳、杭州、廣州等城市啓動TD-LTE試商用。
  繼杭州地鐵率先覆蓋4G信號後,日前在四川舉辦的TD-LTE試驗網揭牌儀式,意味著4G網絡也正式走進中國西部。對于2013年的規劃,中國移動預計上半年4G信號就將主要覆蓋南京主城8區室外。
  從目前情況看,TD-LTE全球發展也正在面臨一個關鍵時期。截至9月,全球已經有29家運營商公布了TD-LTE商用部署計劃,全球開通了53個試驗網絡。
  大唐無線移動創新中心總經理王映民在采訪中告訴《中國投資》:“TD-LTE産業鏈已深受包括中國移動、日本軟銀、Vodafone、德國電信、法國電信、SKT、印度Yota、美國Clearwire等一批國內外傳統主流運營商以及擁有TDD頻段的新興運營商的青睐”。
  截至2012年9月,全球範圍內已經有沙特阿拉伯、日本、巴西、英國、印度、澳大利亞、波蘭、阿曼、俄羅斯等國家的11家運營商開通了12個商用TD-LTE服務,有24家運營商共簽署了31個TD-LTE商用合同,超過29家運營商明確TD-LTE商用計劃,全球已經開通的TD-LTE實驗網超過53個。
  作爲中國主導的4G標准,業內人士大多認爲TD-LTE有望拉動中國信息通信産業鏈的進一步發展,並讓中國參與戰略新興産業的國際遊戲規則制定中,所以正獲得政府前所未有的大力扶持,極有可能在牌照發放政策中,獲得較大傾斜,成爲決策層敲定政策時的首要取舍因素。
  盡管如此,與FDD-LTE相比,TD-LTE仍然處于劣勢。FDD-LTE是歐洲主導的4G標准,是TD-LTE的有力競爭者,無論在産業成熟度還是國際商用規模上,都領先于TD-LTE。其目前全球商用網絡已達97個,是TD-LTE商用網絡的8倍。而且,由于TD-LTE全球商用規模進程較預期緩慢,又缺乏強有力的市場引領,很多國家甚至重新規劃TD頻譜用于FDD。這意味著,TD-LTE的發展依然需要政府的強力扶持。
  “當前TD-LTE的發展進入了關鍵的時期”,11月16日,2012年TD-LTE産業發展論壇上,發改委技術産業司司長綦成元說,“我國作爲擁有全球移動用戶最多的國家,應該在新一代移動通信發展當中,發揮重要的作用。在當前加快明確發展的目標,完善産業鏈條,打動全球TD-LTE産業加快發展”。
  “我們要進一步統一思想提高認識,堅定信心,尤其重要的是抓住當前難得的寶貴機遇,加快發展TD-LTE”,工信部副部長尚冰在同一會議上表示,“現在,工信部正在會同國家發改委等相關部門,研發産業化,加大擴大規模實驗的步伐”。
  逐鹿牌照
  除了中移動,中國電信和聯通是否能夠獲得4G牌照同樣引人關注。
  在移動通信領域,最珍貴也最核心的資源正是無線頻率。在歐美,運營商成立後的第一件事,就是花大價錢從政府手中拍賣獲取足夠的頻率。
  其原因在于,與固定網絡可以近乎無限地擴大帶寬不同,在固定的時間和空間內,每一段無線頻率可以傳輸的信息都是有限的,一家運營商擁有頻率多少,直接決定了它的網絡容納用戶的上限。而除去軍事、導航、廣播、衛星、無線電等已經占用的頻率,可用于公衆通信的無線頻率資源往往非常稀缺。
  工信部新規劃的190MHz,加上以前已經分配的100MHz(2300-2400),TD-LTE可使用的無線頻率已經達到290MHz。
  “未來分配給一家運營商的頻段至少要120MHz,這意味著,中國能夠發放的TD-LTE牌照最多可以達到2個”,中金公司電信分析師陳昊飛告訴《中國投資》記者。
  由此,業界開始猜測除中移動之外的兩家運營商,尤其是中國電信是否也會領到TD-LTE牌照。
  自2010年來,由于無線數據業務的高速發展,各國移動通信網絡的傳輸壓力急劇增大,中移動原董事長王建宙就曾向外界表示,中移動等國際主流運營商的數據流量正以每年300%的高速增長,這逼迫運營商轉向4G以擴充網絡的承載能力。
  因此,許多曾經表態“短時間內不上4G”的國際運營商都紛紛調頭,目前,全球已有101個國家和地區的338家運營商開始LTE商用網絡部署。根據預測,未來2-3年將成爲全球4G網絡商用的一個黃金時期。
  在此過程中,中國市場被設備廠商們寄予期望。這個全球最大規模的移動通信市場,可以容納3家4G運營商以及數億的用戶。
  “因爲頻率與覆蓋等原因,三大運營商4G基站數量至少會達到3G相近的規模”,一位設備廠商人士說,“以中移動爲例,目前中移動已經有75萬個2G基站,24萬個3G基站,2萬個TD-LTE基站,預計到2014年底,其3G基站將超過40萬個; TD-LTE基站則將達到35萬個”。
  按照設備廠商的預測,僅在2013年,中移動在TD-LTE的基站招標就將達到20萬個,按照每個基站8萬-10萬元的價格,招標金額就將超過150億元,加上核心網、電源、天線、傳輸、業務平台等網絡設備,其網絡建設投資預計可達到600億以上。除此,還會逐漸加大手機、無線網卡等終端的采購規模,對中興、華爲等同時供應終端的廠商來說,市場的規模還將更加龐大。
  在陳昊飛看來:“如果發放4G牌照,聯通和中電信也必然要開建4G網絡,即使它們達不到中移動的規模,但整個市場的規模至少還要增加1倍”。

(来源:中国投资  作者:赵沛楠)